【香港美食】Angelina Paris 香港IFC:殿堂級1903年的巴黎茶室(含最新 Menu)

1月 09, 2016




近期愛上了tea room。我愛上了在歐洲式的茶室,享受那些茶館獨有的精美微型下午茶小點和熱飲。在充滿藝術和畫作情調的環境中,慢慢地品嚐各種不同法式小蛋糕、macaron、香草茶。上次去了一見鍾情的法國皇室貴族甜品店Dalloyau,這次,就去了愛朱古力的人都聽過,著名生產濃情化不開朱古力的茶室Angelina Paris。

去tea room 消磨一個下午,正是法文說的petit plaisir -- mini-extravagances。而這些微型的華麗享受,一個人單獨細味,往往比情侶或家人之間共用更顯矜貴。有些小秘密,其他人不必知道,就如Angelina Paris,IFC Lane Crawford那間來自1903年法國的甜品專家。

Angelina Paris非常不顯眼,它完全隱沒於IFC Lane Crawford那些高價的護膚和香薰品牌專櫃後面,一般遊客都未必會留意到。一定要有心特別尋找,才會發現,這個法國著名的salon de the原來已經靜靜的來到了香港。(本文是自費評論,沒有受到任何品牌贊助)。






Angelina,是一場視覺和味覺的饗宴

Angelina本身是來自法國1903年,已經超過百年歷史,在巴黎很多顯赫名人,都光顧過。 Angelina Paris和其他巴黎的茶室不同,就算是一百多年後的今天,仍然保持著一種舊時,即Belle Epoque時代的風格:優雅的水晶燈,華麗的鏡子,大雲石,獨特的地中海風景畫,都是Angelina Paris的品牌特色。為於巴黎Rue de Rivoli的總店,長期有當地市民和遊客排隊等候,等候一個機會,去品嚐那不曾改變的美味。作為一個香港人,一聽到這樣豐富的背景都不其然充滿期待!

1903年,一個叫Antoine Rumpelmayer的人開辦了Rumpelmayer,之後,他就把茶館以新抱的名字命名,變成今天的Angelina。在巴黎,Angelina社會的人士的品味之選,顧客包括作家Marcel Proust和時尚設計師Coco Chanel。不錯,就是那個名牌時裝設計是創辦人。

香港店內也用了Belle Époque時代的設計,店家如此顯赫,你就不要和一般愚蠢港女Blogger一樣,以為這是迪士尼式的公主設計,然後淺薄尖叫、興奮自拍!這種法式懷舊美好時光的設計,風格叫做Belle Époque,不是「公主Feel」。既然來到這裏,就好好欣賞正式正統的法國文化,你要明白這裡不是「茶木」的MK文化,MK文化和Parisian文化是不能強行crossover的。

Angelina來香港,除了維持巴黎總店的古典美感外,也同時帶來了店內最受矚目的熱朱古力飲品Chocolat L'Africain。你不要少看它,Chocolat L'Africain不是一般的熱朱古力飲品,它和連鎖咖啡店的完全不同,試試你就好難忘。

法國人對朱古力有特別的要求,Angelina能在芸芸的茶室中出名,當然有特別原因。Angelina的L'Africain如此著名,是由於它的獨家製作方法:朱古力會和小量的糖在銅製的容器上加熱,然後再加奶。所以,它口感偏原始帶少少苦,也帶奶油味,含最真實的朱古力可可味道。濃厚,卻不太甜。每杯Angelina都共使用三種的可可豆,分別來自非洲的Niger, Ghana和Côté d'Ivoire。所以層次上和市面上的朱古力完全不同!

這裡的L'Africain熱朱古力是一小壺的,先不要覺得為什麼這麼小小的,因為它非常厚醇,口感,像朱古力醬一樣,會和一杯小的忌廉奶油一起享用。而L'Africain,其實就是可可豆的名字。法國的朱古力和美式的朱古力不同,法國朱古力比較接近可可豆,美式朱古力比較多奶和糖。所以,來到IFC的Angelina,你不要像那些無知港女急躁地投訴為什麼和平常的朱古力不同,苦,豐富,濃厚,是法國朱古力的特色。一個人有沒有文化,這些小節就看得出。

所以,如果你想淺嘗L'Africain,我會建議你點一杯,兩個人分享。

除了L'Africain外,Angelina也著名於甜點Mont Blanc,Saint Honore和Frasier;午餐和晚飯時段,也有傳統的法式料理提供。我就點了一個蟹肉三文治,出奇的好,而且很多蟹肉。如果對於甜點念念不忘的人,這裡也有朱古力飲品的外賣提供!



(朱古力非常濃郁,而且大有呵呵頭的原始味道,非常適合調和鮮忌廉一同品嘗)


(蟹肉公司三文治的蟹肉非常豐富,而且份量甚多,即使配合麵包仍能感受到鮮蝦肉的味道)






相比起買鑽石、搶購Birkin、開La Fite,飲朱古力並不潮流,反而是懷舊。在爭先恐後的世界,一杯熱朱古力有種單純的快樂,因為,那是屬於青少年時期的。朱古力不會像酒一樣,帶來什麼奢華消費的聯想,但在你的心目中,一杯熱騰騰的熱朱古力飲品,會有種年少時期,兩小無猜的快樂,它代表了單純,和已經不能再回來的年輕生活。那時代,你喝的是又甜又奶的朱古力,今天,濃濃的朱古力有苦澀和其他歐洲香草的味道。

一個真正懂得享受生活的人,就會明白一個關於享受的黃金道理:最極致,最難忘的感受,往往並非來自購物,而是來自一次非凡的感官體驗。有些小事情,總教人難忘生活上的種種美好。


遺世的浪漫

酒吧最適合三五成群;茶室,卻可以一人獨往。

世界上有種浪漫,叫做一個人的浪漫。英文的solitude,是種孤獨而不寂寞的優雅。Solitude不同Lonely,Solitude是一種自我選擇、遺世的樂觀:在博物館靜心欣賞19世紀畫家的名畫;在下午四點的陽台上拿着一本英文小說,從下午看到黃昏;是點起上次去紐約從Nordstrom買的香薰蠟燭,讓茉莉花氣温暖瀰漫著着房間;又或是重讀一次以前收過的情信,回味那已經失去的好日子。我過得很好,你今天在哪?你身邊的伴侶,又會是誰呢?

世界這麼快和亂,有時,只想靜靜一個人去飲一壺1903年的巴黎熱朱古力。

心靈上的交流最為重要。如果有交流,一杯朱古力,都可以是一份幸福的情懷。沒有心靈上的交流,再多人的聚會都是噪音和寂寞。

而幸福是什麼?就是明明男性化的他,不怎喜歡下午茶,也沒有聽過什麼是茶室,知道妳一個人去茶室,仍然主動要求陪妳去Angelina Tea Room坐一個下午。雖然他只愛拳擊和足球,為了妳,也不介意陪你來IFC。想到這裡,妳抬起頭,驚覺原來他側面都有少少似Sean O'pry。這一下,妳覺得好幸福好幸福。

一壺好的熱朱古力,可以想像曾經有幾多人來過這個茶室,又走了。你的人生中,也有幾個人逗留過,笑過,分享過,然後當下午茶完了,也靜悄悄地走了。不帶走一片痕跡。人來人往,人面全非,來來去去的客人,終究也敵不過歲月的交替,只餘下那熱鬧不變的茶室,在那歲月奔流的無數洗禮中,仍然散發着那淡淡的幸福可可香氣。

0 意見

Counter

Flickr Imag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