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 Age新紀元運動和基督教

2月 06, 2014



New Age(新時代運動或新紀元運動)在英美社會已經流行了好一段時間。在六十年代嬉皮士活躍的時間,已經有很多有關靈性的活動,包括冥想,東方宗教,水晶治療,Reiki能量治療等。而在台灣,可能由於當地的文學和翻譯行業流行,而當地人又對神靈等議題特別有興趣,當地早在八九十年代己經有很多有關New Age新紀元運動的翻譯書本出版。而在香港,New Age和靈修的事物如冥想課程,水晶治療,塔羅牌等卻要等到二千年以後才開始變得活躍。現在香港已經有幾家專門賣New Age書本和服務的店鋪。


對於一個對於New Age,自我潛能發展,心理學,宗教學和超自然學有濃厚已經的人來說,越來越多香港人有興趣研究靈修,善行,靈性的提高和自我發展,確實是一件可喜的事;不過,對於一些對於新紀元運動認識不多的人來說,卻是一個陷阱。稍微不小心,渴望Healing和Oneness 的正念,就會被以騙財為目的的邪教領導人利用,甚至是來自靈異世界的邪靈有機可乘。


當教會越來越膠

首先,我要踢爆一個很多人其實已經知道,宗教人士卻都不能說的秘密:傳統教會已經失去人心,越來越失去一般市民的支持。

很多曾經參加過教會而沒有繼續的人都認為,現在的教會有著很大的排它性,幾個香港教會的領導人,都自說自話,有我無人,虛偽到極點!而很多狂熱教友又像盲毛一樣,無視港式教會的盲從,虛偽,荒謬,形式化,自我矛盾;甚至發表一些歧視性言論。這令到很多本來對人生宗教和靈性有些興趣,本來想進一步了解的香港人越來越抗拒,參加教會的人數急跌,教會最後已變成一班膠人說膠話,難以得到廣泛認同。

如果教會真的有心宣揚基督教教義的話,就應該要多做群眾推廣的工作,在高登討論區,香港討論區等受歡迎的平台,和對教義和耶穌有興趣和意見的人交流,甚至嘗試理解為什麼一般人對教會那麼抗拒。這才可以化解抗拒的心。

當傳統教會淪為表現主義,形式主義的同時,人對於靈性,人生意義,天使和宗教的興趣和需求,其實並沒有減少。無論是幾千年前的中東王朝,還是中世紀的歐洲,又或是正高速發展的亞洲,對於命運,運氣,超自然現象的好奇,與對人類愛,真善美的追求,其實沒有改變。

當教會的公眾評價越來越差,教友行為越來越膠,逼使人離開教會的同時,就孕育了對New Age的強大需求。


詭異的new age心靈指南

New Age所包含的概念甚廣,除了生命輪(Chakras),輪迴(Reincarnation),頻死經驗(Near Death Experience / NDE),通靈(mediumship),占卜(Fortune Telling),數字學(Numerology),還有塔羅牌(Tarot Cards),冥想(Meditation),靈氣(Reiki Healing),甚至靈魂出竅(Out of Body Experience / OBE)等。

而當中的概念,很多也相當的動聽,如合一,淨化,受靈魂和天使的指導,甚至與高靈結合等。這些概念對於一些想要淨化,靈魂提示,一個人生新開始的谷底人士來說,都如久旱甘露。

New Age之所以吸引,是因為它不會全是荒謬奇談,而是當中有些真理,卻由於包含範圍太大,沒有什麼認證,所以也包括了很多似是而非的道理。這正是新時代運動最危險之處

愛,原諒,欣賞,和平,開悟,身心治療,都是New Age經常提及的部分,也是最為世人所仰慕的部分。

但如果將以上的美好事情,捆綁給某一些其他奇怪的信念,你就要很小心。來自日本的疑似邪教『幸福之法』教主『大川隆法』的教導,就有這些將『人生道理』和『疑似邪教』捆綁來洗腦的傾向。

當你很仔細的研究之後,就會發現不需要將大量金錢時間奉獻給『靈性導師』,『人生教練』和『知名靈性作家』,愛,原諒,欣賞,和平,開悟,身心治療,如果你信奉基督(注意,是基督,不是基督教或基督徒),已經可以得到。


New Age新紀元運動和基督教

New Age新紀元運動 / 新時代運動和基督教的關係密切。

例如《奇跡課程》,作者Helen Schucman就自稱通靈的那個聲音其實是『耶穌』。《與神對話》的作者Neale Donald Walsch也自稱聽到來自神的聲音。當然,事實是否如此就令人非常懷疑。

超自然的治療,驅魔,祈禱,冥想等,也並非源出自New Age新紀元運動。這些活動在《聖經》裡面都有提及,根據《聖經》的記載,耶穌也有做過。用非常相此的行為,來掩蓋非常不一樣的教導,這也是新紀元運動和基督教令一些人如此困惑的原因。

對於一些對靈修有興趣的新朋友來說,最普遍的問題就是:

(1)基督徒可以參加New Age活動嗎?
(2)基督教和新紀元運動有衝突嗎?

如果你第一次吃日本菜,不幸地你光顧了一間難吃又不衛生的外帶廉價壽司店,你可能會覺得日本菜就是如此的普通,不新鮮又不太衛生。但是,如果你深入了解過,之後又到過其他幾間比較正統,高級,美味的日本菜餐廳,就會發現其實日本菜很好吃又健康,只不過你去的那第一間特別差,令你對日本菜有錯誤印象罷了。

基督教也一樣,很多時最高調最愛批評別人的香港教會和教徒,就是那間令人卻步的餐廳。而基督本身,卻是那個又美味,有益,正統又健康的菜系。如果烹調得法,其實是非常有益又美味。

吃過真正的日本菜(了解過耶穌的教導),就會發現,甚至愛上。

0 意見

Counter

Flickr Images